她的母亲尼娜•瑟娜(Nina Serna)今年33岁,是一名工程造价师。尼娜表示:“有些人会问孩子是不是戴着假发,因为他们从未见过婴儿的头发如此浓密旺盛。每次我们出门,她都颇受关注。无论在超市购物,还是餐馆就餐,甚至是在火车上,路人也会上前打量一番。有的人因为不好意思张口问,就想偷偷拍张照片,不过希瑟喜欢拍照。我们也喜欢让她对着镜头时,脸上是灿烂的笑容,其他路人也会因此被感染到,也露出暖暖的微笑。”【详细】
本人就20多年来,长期在台湾“立法院”第一线与KMT作战,仔细观察KMT一举一动之心得,善意点醒,就何谓“败选症候群”就教于KMT:(一)KMT自败选后,首尝来台后,既丧失政权,又沦为“立法院”第二大党,一时间全体惊恐,群龙无首。“对内”,争抢主导权,互相攻击,毫不手软,一盘散沙;“对外”,毫无 “战略”高度思惟,不知为何而战,“战术”更是拙劣,毫无章法,无作战力、规划力、整合力、论述力,那就是走向“义和团化”、“泡沫化”为时不远。其实这种全世界政党史上独创的“败选症候群”,若不改善,“加速赶底效应”,必提前显现,道理至明,KMT还有2018、2020吗?最后必沦为红楼梦大观园,除了门口的石狮子外,所有人都跑了,人去楼空,空留嘘叹,岂是一个“崩”字了得?亦非台湾之福。【详细】